徐文长的故事有哪些 徐文长的故事之斗米斤鸡

  • 徐文长的故事有哪些 徐文长的故事之斗米斤鸡已关闭评论
  • 1,952 views
  • A+
所属分类:民间故事

徐文长的故事有哪些,徐文长一般指徐渭,徐渭(1521年3月12日-1593年),汉族,绍兴府山阴(今浙江绍兴)人。初字文清,后改字文长,号青藤老人、青藤道士、天池生、天池山人、天池渔隐、金垒、金回山人、山阴布衣、白鹇山人、鹅鼻山侬、田丹水、田水月(一作水田月)。明代著名文学家、书画家、戏曲家、军事家。

斗米斤鸡

绍兴一带,向有“斗米斤鸡”之说。这话还被徐文长巧妙地用过哩。

原先,绍兴五云门头有个叫张二的,生性孝顺。有一次,他老母病了,请郎中开了方子,向邻居借来二十文钱,上街去撮药。他心里乱,走路急,一个不小心,竟踩死了河埠边仁记米店的一只小鸡。店老板气势汹汹地赶出门来,一把扭住张二,要他赔钱。张二知道这老板是地方上的恶棍,横理十八条,拗他不过,只好自认晦气,含着眼泪,抖抖地掏出了那撮药的二十文钱赔他。不料,那老板见张二老实可欺,竟得寸进尺,死死扭住张二不放,并振振有词地说:“我这小鸡不死,养上几个月,至少可以养到五斤重。每斤照五十文钱算,也值二百五十文。现在,你只赔了二十文钱,难道能买一只五斤重的鸡吗?今天,你非得赔我二百五十文钱不可!”

这时,赶路的人纷纷围住他们看热闹。他们见仁记老板如此蛮不讲理,都很气愤。张二又忠厚又老实,心里记挂着老母的病,只想早些回去,甚至跪了下去求情,但还是无法脱身。这时,人群里走出了一位中等身材的文士,他就是徐文长。徐文长先朝张二眨了眨眼,然后高声说:“仁记老板讲得不错,踏死小鸡,张二哥理应照数赔钱。看来,你的钱是不够赔的,我先借你二百三十文吧!”

说罢,徐文长便从衣袋里摸出两吊多钱,一五一十地点给了仁记老板。

看热闹的人都很惊奇,张二低着头也不知说什么好,只有这贪心的仁记老板,见目的已达,便得意洋洋地拿了钱,转身准备回店去了。

当仁记老板刚刚踏进店门时,徐文长突然上前,一把拉住了他,沉下脸来说:“老板且慢走,世上哪有这种便宜事!张二哥踩死了你的鸡,已经照五斤重的大鸡赔了你的钱;可是,你该知道,小鸡养成大鸡是要粮食喂下去的呢!常言道‘斗米斤鸡’,这话不假吧!那么,五斤鸡就该喂五斗米了。而现在你不花一把米,却要人家赔五斤重的大鸡,这说得过去吗?事情要做得公正,人家才心服口服。我看,你应该把没有喂下去的五斗米,如数交还给张二哥才对。不然的话,乡亲们都在这里,可以评一评。”

徐文长说完,把手一扬,看热闹的人都涌到了店门口。他们七嘴八舌地嚷着:“对,对!这先生讲得对,应该交还给张二哥五斗米!”

有的还在店门口捏捏拳头高喊:“米店王,快把米量出来如果不量出来,我们要搡米店搡米店:绍兴土话。即聚众捣毁米店,抢走大米。了。”

仁记老板一看,河边站满了一大群人。万一谁一抬手,这伙穷鬼准会涌进米店来的。他看看情势严重,众怒难犯,心想:好汉不吃眼前亏,连忙赔着笑脸说:“好说好说,众位息怒,兄弟赔米就是了。”随即吩咐店倌,从米堆里给徐文长量出五斗米来。看热闹的人,这才拥着徐文长走散了。

徐文长拿了米,走了一段路,在一座桥边停了下来,把五斗米交给了张二,边说:“张二哥,这五斗米拿回去给你娘看病吧!”

“那你付出的二百三十文钱呢?”

“那二百三十文钱就算是我送你的,不必介意吧!”

张二叩着头,含着眼泪,抖抖地接过这五斗米,再三道谢不止。一直目送着徐文长回到城里去。

“青天高一尺”

山阴县知县高某,因善于巴结上司,被调升为宁波府知府。消息传来,小小山阴县可忙得不得了啦!全县大小豪绅都来送行。有的送挂轴,有的送彩旗,有的送珠宝,有的送金银,真所谓百般礼物,应有尽有。这时,山阴秀才徐文长闻讯后,也破例送来了横额,只见上面写的是“青天高一尺”五个大字。那高知县高兴极了,心想:徐文长乃吾浙著名的书法大家,平时欲求片纸而不可得,想不到今日却送来这五个大字,真使我此行锦上添花。

告别那天,高知县便把徐文长写的五个大字高高挂在宴会的堂前,洋洋得意地介绍说:“此乃山阴名士徐文长先生亲手所赠,真是铁画银钩,笔力雄健,不可多得。只是他赞誉下官要比青天还高一尺,实系过誉之词,下官受之有愧。”说毕,就呵呵大笑起来。

事后,有些正直的人,特找徐文长质问:“徐先生,你也会给高某去捧场,实在想不到!谁不知道此人在山阴县任内,吸过多少民脂民膏,刮过多少地皮!这种贪得无厌的赃官,除恶犹怕未尽!请问,你送他‘青天高一尺’的横额,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”

徐文长听了哈哈大笑道:“是呀,高知县在任内搜刮民脂民膏,手段无所不用其极。山阴县不知给他刮去了多少地皮。正因为地皮被他刮低了,青天才高一尺哩——这意思你们难道不懂吗?”

“啊,原来如此!”大家听了也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称赞徐文长这五个字用得极妙。

高某到宁波府上任后,仍把“青天高一尺”的横额高高悬挂在府衙门的正堂,十分自得。哪知徐文长题字的故事连同他的劣迹,一传十、十传百,从绍兴传到了宁波,后来也传到高某的耳朵里。他只好悄悄地把这横额取下来毁掉了。但众口之议,无法阻挡,高某名声狼藉,在宁波呆不下去,最后只好卷起铺盖“告老还乡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