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嫁衣的故事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鬼故事

那一夜,我是景禾的待嫁新娘。身穿艳红的曳地长裙。迎风独立。薄纱飞舞,裙角飘扬,像一团燃烧的火,包裹着我渐趋失望的冰冷躯体。

十九点,约定的时间,不见景禾翩翩而来。窗外,是渐渐凋零的蔷薇,如我无望的爱情。

他不会来的。烟色说过,雨落,景禾是好男人。只是,他不属于你。

不,他一定会来。我尖叫,转身,镜里站着妖娆女子。浓郁的黑发,倾泻下来。如瀑布般,闪着光泽。眼波流转,幽怨而妩媚。腮红浓艳,却掩不住肤色憔悴。唇角亦是伤口般的血红。十指纤纤,撩起滑落的发丝,便有一道道丹蔻丽影起伏,如花绽放。景禾不知道,我指尖内藏着两颗小小药丸,一颗深红,一颗洁白。与生死由关。

镜旁的钟表,时针尖细、锐利,被钉在十字架上,兀自机械而寥落地回旋。滴答。滴答。那声音像坟墓深处的棺材在一点点迸裂,腐烂。

十九点半,楼道寂寥。婚纱仿佛缩了水,贴在身上,紧紧束缚着肌肤,和我冰凉的灵魂。明晃晃的灯光灼伤我久久搜寻的眼睛。于是,我关掉灯,任黑暗涌来,淹没希望。赤脚坐在阳台,彻骨的冷。双臂交叉拥抱自己。依然彷徨无依,焦灼不安。

难道,我深爱的男子已然忘记承诺?抑或,我卑微的请求,被他无情地踩在脚下?

我如此爱你。景禾,为何你不肯娶我为妻。

水袖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永远的责任。我不能对不起她们。

我发誓,绝不伤害水袖。只要你答应,我默默爱你。在你伤心时,偶尔想起我。足够。辗转如花的唇,吻落那抹带着蔷薇香气的冷凉。

一瞬,坚冰消融,繁花盛放。

景禾拥我入怀,低低呼唤,雨落,雨落,我的傻丫头,你怎能如此隐忍。遇你,是幸运,还是劫难?

我湿润的唇堵住他的呢喃,紧紧纠缠。一瞬,蔷薇失色,天地间,惟有暧昧蔓延……

蜷缩在温暖臂膀,我泪流满面。景禾,为你,我甘愿背负第三者的骂名,坠入人间地狱。

初次见到景禾,是在医院的后花园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