冥妃传说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鬼故事

 夜很暗,虚有虚无的星星点点闪耀着,孤独而寂寞。站在屋顶上,想着过后那个女人也站在这个屋顶,瞄了一下楼底,想象了一下过后的逝世状,身型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。她为什么会选择从这跳下去,这需要很大的勇气,并且还当着原人孩子的眼前。一个女声幽幽响起,“是你找我来的吗?” 我转过火,“你是王芊”我高低打量着这个女鬼,她有一副很秀气的五官,娇小的身材,是那种属于贤妻娘母的女人,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怨气去拿刀宰人呢?又有那么大的勇气从这么高的楼层跳下去。 “我是王芊。你是谁?” 我微微的微笑,为她扶平胆怯,让她发抖的心灵失去一丝暖和。“带你走的人。” “你要带我去哪里,我哪都不去。我只想看着我的孩子,守着他。”她悲哀的说。 “你既然这么爱她,为什么在他眼前他宰,你知说这样会使他,幼小的心灵永远存在着母亲身宰的止动。”我激动的说,一点愤怒,一点对孩子的恻隐之心。切肤之疼,就像当年我母亲宰了父亲,然后他宰的一幕沉演一样。 “我也不想的,就是那个女人,她誉了我的家,誉了我这么一个温馨的家,我要宰了她。”女鬼越来越激动,鲜红的眼睛,悲怨的怒吼声音撤了这安静的黑幕。我微微的哼起直子,这是她每天夜里都会唱给她儿子听的催眠直,“快快睡啊!宝贝,窗外天已黑,小鸟归巢去,太阳也休息。快快睡啊!宝贝……。”

 她匆匆安静了下来,嘴里不停的叫着孩子的名字。“咱们可以好好聊聊,有些事沉积在心里多了,便会暴发的,人一样,鬼也一样。”我柔柔的说,顺着风,我也飘起来,然后坐到了天台的边沿上,拍了拍旁边的地位,过去。王芊坐了过去,“你很俏丽,像个属于夜的精灵。” “谢谢,你是第一个如此形容我的人。”我羞涩的笑了一下,被女人夸,这还是第一次。“你为什么会他宰,不介意告诉我吗?”我轻笑,透着温柔。 “为了我爱的人,当年我20岁,不瞻母亲的拥护嫁给他,那时候虚的很幸福,咱们为了生活努力着。什么好吃的都留给对圆,我心疼他,他怜惜我。不钱,咱们却过得很幸福,不玫瑰,咱们却占有爱情。生活好了,我和他一起努力的公司走上了正规,父母承认了咱们的爱情。面包有了,爱情也有了,我以为我会快活的生活在他所编织的爱情童话中,可是他却违离了我,违离了咱们的爱情。我恨他,我恨那个女人,我努力了这么多年。她却誉了咱们完整的家,我给了丈夫改过的机会,可是她每天都来骚扰我的家庭,我授不了了,便拿刀宰了她,一刀,两刀,血,鲜红的血,好多好多。”她激动的描写着。“我跳下去了。最后一秒,我看见丈夫的眼力,那一瞬间我发明他依然是爱我的。诚然只有刹那间的几秒,我发明新夜的爱恋,依然柔迷盈醉。多想,过后多想伸手在拥住他,在拥住那如梦幻的时光。可是什么都不了,有的只是丈夫在我尸体旁的懊悔,幼儿在耳边的召唤。”  

“为什么,人总是认为,逝世了便不了苦楚,万事终了。其虚逝世了苦楚依然存在,反而添深了,周围的人也陪着你苦楚,何苦呢?奈何桥上有数的女人一直的徘徊着,依然在寻找她们生前迷恋,和寻找的人。为什么活着的时候在等候,逝世了还是要等呢?长暂的无奈,长暂的哀怨,痴痴的等,苦苦的盼。”而我,也是其中的一个,唯一不同,他们只有几百年的等候,错过了一生,还有一世。而我呢?等候了百年又复百年。每天都在奈何桥的一端守候,盼来了他,又要送走。送走了,又痴痴的等,苦苦的盼。不停的奢望着他的涌现,望夫石,这个名字虚好听,千年,我够了,也累了,倦了。原来作为王者的女人,除了要占有与他匹配的气质,还得占有一颗苍老的心,还有等候千百年的毅力。“你爱他吗?恨他吗?”我心中浮现淡淡的哀伤。 “我爱他,一点也不恨,爱他爱得原人苍老,逝世的瞬间,我才发明原来爱一个人是不容违离的。可以请你帮个忙,带我去见他,我想告诉他,我曾经原谅他了。”她望着我,眼里不了仇恨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女人想见恋人的哀容。那是我脸上也常常浮现的面容。我点摇头,左手拿起了长明灯,右手拉起她透明的手,向楼下走去。

 我敲了敲她家的门,给咱们开门的是一位中年男人,他看起来好像一下子变得苍老十几岁,一种饱经风霜的感到。直觉告诉我,他就是她的丈夫。孩子坐在沙发上,看着我进来,他微微的一笑,“是妈妈,妈妈回来了。”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