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使的房间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鬼故事

1、遗照

从十一岁开始,杨丙经常做同一个梦。

那是一间老旧的屋子,墙上贴着一张年画,上面有鲤鱼,还有一个胖小子。有一个呆头呆脑的收音机,里面传出“咿咿呀呀”的声音,不知道是什么戏曲。

角落里,有一张木床,白被子,白床单。

一个女人直直地躺在床上,似乎是睡着了。在梦里,她的五官有些模糊,发型却无比清晰,是那种日本学生头,刘海儿有些长,遮住了眼睛。

七岁的杨丙坐在她身上,愉快地玩耍。

他的手里有一个玩具。

刚开始做这个梦的时候,杨丙看不清那是什么玩具。

此后十年,这个梦一次次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。每一次,他都能发现一个或者几个新鲜的细节。比如:那个女人的皮肤很白,是那种常年不见太阳的白。收音机上面有一个按钮坏了。年画上有一行用圆珠笔写的字:5月17苞谷90斤,不知道是谁写的,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……

他也看清了那是什么玩具。

一个小木马,是手工做的,造型拙朴,因为长时间把玩,表面变得十分光滑,颜色也变深了,有一种金属的质感。

杨丙觉得那个女人是他的母亲。他问过父亲,父亲说不可能,因为他的母亲生下他之后就去世了。

杨丙希望那个梦能延续下去,比如说那个女人醒了,和他说了一些话,还带他出去玩了一会儿。这样,他就能判断出她是谁了。可是,那个梦只是一遍遍地重复,没有任何要延续下去的意思。

杨丙今年二十一岁。他在一家不大的鞋厂打工,是老乡给介绍的工作。厂里的员工宿舍住满了,老板租下了一栋老宅子,让他先住下。那是一栋两层小楼,非常老旧,看上去有些年头了。原来,里面住着一对老夫妻,几年前都已经去世了。

杨丙提着编织袋,打量四周。

这里是郊区,路上人很少,车也少,风吹着一些垃圾袋在路上乱窜。路两边是一些门面房,有理发店,蛋糕店,小超市,快餐店。一个穿白大褂的女人坐在水饺店门口,清洗韭菜。她低着头,动作很慢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老板掏出钥匙,开了锁,把钥匙交给杨丙,交待了几句,就走了。那是一把老式的黄铜锁,看上去得有两斤重。

杨丙推了推木门。

木门“嘎吱嘎吱”地呻吟了几声,缓缓地开了。

一股发霉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屋子里光线不好,很暗。

杨丙走进去,眼睛适应了几秒种,才看清屋子里的摆设。正对着门的位置,有一张长条桌,桌上摆放着一个佛龛。佛龛前面,是那对老夫妻的遗照。照片中,他们都板着脸,表情阴郁,似乎有极重的心事。

让杨丙感到恐怖的是,遗照前面还摆放着两双黑色布鞋,鞋头对着门的方向,一双大,一双小,都有磨损的痕迹,明显是穿过的。

也许,这是当地的风俗,他想。

堂屋左边是一间卧室,有一张木床,还有一个老式的木质梳妆台,上面有一个椭圆形的镜子,右上角印着鸳鸯的图案。

杨丙把东西放到床上,四下查看。

厨房很小,几个粗瓷碗扔在灶台上,到处都落满了灰尘,一派荒凉。角落里有几个黑色的土陶坛子,都有盖。杨丙打开看了看,发现里面是各式各样的咸菜:萝卜条、黄瓜、芥菜疙瘩、辣白菜、雪里蕻……

那些咸菜应该有年头了,上面都长了白毛,看上去有点恶心。

木头楼梯上也落满了灰尘,应该是很长时间没人走动了。杨丙往上走了几步,发现楼梯拐角处加了一道铁门,上了锁。他探头看了看,上面黑糊糊的。

他住下了。

第二天,他去上班了。一天工作十个小时,计件工资,有加班费。工厂提供免费住宿,吃饭自己掏钱。

鞋厂里女工多,男工少。杨丙上班不到一周,就有三个女孩明里暗里地表示想和他交朋友。他长得挺好看,五官清秀,皮肤很白,比大部分女孩都白。其中一个女孩是厂长的女儿,长得不难看,就是胖了点,一百五十多斤。

杨丙都拒绝了。

也许是因为从小缺乏母爱,他有严重的恋母情结。

通俗点说,就是他喜欢成熟的女人。

只要不上班,杨丙就抱着手机上网。他有十几个网友,大都是上了年纪的女人。其中,有一个叫天使的女人和他的关系最好。她是一名护士,很关心杨丙,经常嘘寒问暖。杨丙不知道她的年龄,也不能确定他们是什么关系。

姐弟?

朋友?

母子?

似乎都是,又似乎都不是。

反正不是恋人。

也可以这么说,别人上网找女朋友,杨丙找妈。

这天晚上风很大,远处隐约有雷声,要下雨。杨丙躺在床上,抱着手机和天使聊天。他没开灯,手机屏幕的光照在他脸上,青青白白的,有几分诡异。

有几秒钟,他扭头看向堂屋。

堂屋里也没开灯,漆黑一片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开始心神不宁,总感觉堂屋里有东西在动。他下了床,穿着拖鞋走了出去。

“啪嗒”一声,他按亮了灯。堂屋里没有任何活物。那对老夫妻老老实实地呆在相框里,不喜不悲。那两双黑色布鞋也没动,上面落满了灰尘。

杨丙回到床上,继续和天使聊天。

杨丙:我找到新工作了。

天使:什么工作?

杨丙:在一家鞋厂上班。

天使:工作累不累?

杨丙:不累。

天使:记得好好吃饭。晚饭吃的是什么?

杨丙:素馅饺子,我吃了二十五个。

天使:你很喜欢吃素馅饺子吗?

杨丙:不,我喜欢吃肉馅饺子,能吃四十个。等发了工资,我就去吃。

天使半天没说话。

杨丙:你还在吗?

天使:在。

杨丙:我想看看你。这句话在他心里憋很久了,一直没勇气说出口。

天使:你等一会儿。

过了一阵子,天使发过来一张照片。

网络不太好,打开照片需要四五秒钟。

杨丙觉得比一个世纪都要漫长。终于,照片打开了,是一个女人的全身照,她穿一身白色的衣服,双手放在膝盖上,坐在一把白色椅子上,周围的背景也是白色的。杨丙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:皮肤很白,是那种常年不见太阳的白,五官清秀,发型是那种日本学生头,刘海儿有些长,遮住了眼睛……

“妈——”他下意识地叫了一声。

一声巨响,天上扔下一个炸雷。

这一嗓子把老天都吓了一跳。

杨丙:我想见你一面。

天使却下线了。

杨丙怔忡了半天,把手机扔到一边,摸黑躺在了床上。他回想着今晚的事,觉有有些诡异:他一直把那句话藏在心里,不敢说出口,不知道怎么回事,今天晚上偏偏就说了。还有,那声雷来历不明。如果再响几声,可以理解成要下雨了,可是只响了一声,而且也没下雨,这就不正常了——老天似乎是在提示他什么。

外面静悄悄的,只剩下一只狗在叫,那声音很孤独。

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。

他的心里也空荡荡的……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