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香2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鬼故事

凶局

“杨峥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?”我忍不住大叫。

“白庆提议用迷香迷倒老头子之后,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头子。老头子让我假装不知道这件事,继续瞒着你们。他本来就知道祭拜的香被换成了迷香,”杨峥全身发抖,说出了实情,“他祭拜的时候,一定控制着呼吸,假装被迷晕了!但是,我想不到,他会把我们带到这里来……”

我的心一下沉了下去。在来这座古墓之前,老刘头本来是打算带我们去探另外一座古墓的,后来,他临时改变了主意。原来,他是故意把我们带到一座凶墓中的,看来,这次我们是自食其果了。

进入往生殿的怪物,一定还会再次出现,打不开石门,我和杨峥根本没有生还的机会。

就在这时,石门的彼端,忽然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: “我在这一行混了这么多年,还能被你们阴了?你们欺师灭祖,死不足惜!”正是老刘头的声音。

“师傅,我把他们的诡计告诉了你。你为什么连我也害?”杨峥的声音里带着乞求。

老刘头冷笑起来: “他们和你亲如兄弟,你连他们都出卖,这种人是留不得的。告诉你们吧,这座古墓叫做‘藏煞墓’,我年轻的时候,也误入过一次,当时,我们一共进来了三个人,只有我一个活着走了出来。墓主人生前也是盗墓者,所以,为了防止自己的墓被盗,就设了这么一个墓局。那个怪物,就是尸煞,它要监视着墓室里的动静,所以,它的眼睛被镶在了石壁上,一遇到光线,尸煞就知道有盗墓者进来了。而往生殿石像里,还封着一个尸煞,一旦它发出哭声,棺材里的尸煞就知道盗墓者要动‘聚宝盆’了。它会马上醒来,攻击盗墓者!”

我绝望了。老刘头显然是想要害死我们,而石门只有三个人合力才能打开,他当然不会帮助我们打开石门。

“不过,墓主人在为这座古墓布局的时候,还留了一手。你们有没有闻到墓室里有一股酒气的暗香?墓主人生前很喜欢喝一种自己酿的酒,他的后代里也有盗墓者,他生怕自己的后代误入自己的墓室,徒然送命。于是,就把酿酒的秘方传了下来,并规定,后代里如果有盗墓者,在盗墓之前,一定要喝这种自酿的酒。因为墓室里的酒香味,就是尸煞身上的味道,尸煞会把身上有这种酒香味的人当成自己的同类,不会加害。”老刘头得意洋洋地说, “我用了十年的时间,挖了无数他后代的墓,终于找到了那种酒的配方。”

原来,老刘头平时喝的那种酒,就是墓主人传下来的。可是,既然他已经有了那种酒,为什么迟迟不动这座古墓呢?我知道老刘头非常谨慎,也许,他是怕传言不是真的?想到这里,我心头一动,说: “师傅,我们知道错了。这样吧,我们帮你把‘聚宝盆’里的财宝取出来,你帮助我们开门,怎么样?”

老刘头没有说话,似乎心动了,过了一会儿,才冷笑一声: “就怕你们没有这个本事。尸煞很顾念石像里的尸煞,白庆是不是被它带进了往生殿?它是要喂石像里的尸煞鲜血,等白庆的血被吸干净,它还会回来的。你们大概还有十分钟的时间。”

我带着杨峥离开石门,躲到墓室的角落。杨峥哭丧着脸,颤声说: “我们不可能斗得过尸煞!而且,只要我们再死一个人,就打不开石门了——老头子已经得到了那种酒,他真的会帮我们开门吗?”

“谁说让老头子帮我们开门了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杨峥瞪大了眼睛。

我盯着杨峥,小声说: “我想让尸煞帮我们打开石门!”

真相

杨峥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离奇的事情,目瞪口呆。他当然不会相信尸煞会好心帮我们打开石门。

“你还记得尸煞拖走白庆的情景吗?它力大无穷,打开石门,对它来说,根本不费吹灰之力。”我向杨峥解释, “还有,刚才从老头子的话里,我听出来了,这座古墓,至少已经十年没有打开过了。也就是说,尸煞在棺材里躺了十年,它身上的酒气,早已经充盈在那具棺材里。”

说着,我伸手指向了那具棺材:“如果我们躲进棺材,它一定闻不到我们的气味,而且,它怎么也不会想到,我们会躲进棺材里。”

杨峥瞪着眼睛点了点头: “可是,它为什么会帮我们开石门呢?”

“它在古墓里找不到我们,就会认为我们打开了石门。于是,它会推开石门,确认一下我们是否走远了……”

话还没有说完,往生殿的长廊里,已经响起了骤雨般的脚步声——尸煞回来了。我和杨峥不敢怠慢,慌忙躲进了棺材,把棺材盖稳稳地盖住。

棺材里果然充斥着酒气。我和杨峥心惊胆战地躲在里面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尸煞的脚步声在石门旁边停了下来,它似乎是在疑惑为什么我和杨峥不见了,接着,脚步声在墓室里游走起来——它在寻找我们!

冷汗瞬间将我的衣服浸透。只听尸煞的脚步声不停地响起,有一两次,脚步声接近了棺材,不过,它没有掀开棺材来看。看来,我猜对了,尸煞绝对想不到,我们会躲在它的棺材里。

终于,脚步声再次停在了石门前面,一声轻微的石头摩擦声响起,接着,石门外响起了老刘头的惊叫声。忽然,惊叫声一下中断,不一会儿,“砰”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在棺材旁边响起。

我疑惑起来——老刘头的惊叫声中断,显然是他想到自己身上有那种酒的味道,尸煞不会伤害他,所以没有必要害怕。但是,到底是什么东西落在了棺材旁边?

这个时候,当然不能推开棺材盖去看。当我听到尸煞的脚步声慢慢消失在石门外面之后,心里一阵狂喜:看来,尸煞果然中计了!想到这里,我慌忙去推棺材盖,哪知道,手还没有碰到棺材盖,棺材盖居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,一张满是鲜血的脸,一下伸进了棺材里。

这个人,居然就是老刘头,他痛苦地用手捂着喉咙,鲜血正从他的指缝里流淌出来。他的脸上,带着一丝苦笑: “我终于明白了,原来,这是个陷阱。”

难道,刚才落地的重物,就是老刘头?他被尸煞咬破了喉咙,并被尸煞扔到了这里。可是,他的身上不是有那种酒的味道吗?

“其实,第一次进入这里的时候,我的师傅和师兄都喝了那种酒,但是,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还是被尸煞给害死了。这些年来,我以为是师傅酿那种酒时,用错了配方,才会被尸煞害死。所以,我加倍小心酿酒,生怕重蹈覆辙,不过,我始终没有勇气再回到这里。当杨峥告诉我,你们决定背叛我的时候,我就想:何不趁此机会试试我酿的酒是否有效呢?于是,我就骗白庆喝下了那种酒……”

我一下瞪大了眼睛:白庆既然喝了那种酒,可是,他为什么还是被尸煞害死了呢?

“白庆被害的时候,我认为自己可能也用错了配方。后来,我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:为什么尸煞会首先攻击白庆呢?”老刘头惨笑了一声,眼睛开始翻白, “原来、原来这是墓主人生前设下的诡计。尸煞攻击的,就是身上有那种暗香的人,没喝过那种酒的人,反而……”

老刘头扑倒在地,已然气绝。

我和杨峥的身体,同时僵硬了起来。我听明白了, “藏煞墓”是一个本身就有重大缺陷的护墓格局,因为尸煞只会攻击身上有特定气味的人,所以,它对防止盗墓,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。但是,墓主人却用了一个谎言,将“藏煞墓”变拙为巧。

尸煞本来不会攻击我和杨峥,但是现在不同了,我们在棺材里待了那么久,身上早已经沾染了那种暗香。

“不好!快出去!”我大叫一声,率先跳了出去。

杨峥却没有动,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身后石门的方向,眼睛里盛满了恐惧。就在这时, “砰”的一声,石门被人紧紧关上,接着,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我的脖子上……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