尸解仙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鬼故事

因为闲来无事,我在网上发表一些家史秩闻,由此认识了一个叫喻璋的青年。他是一名自由撰稿人,我们聊得很投机,后来他提出回我老家去解密一下这些传说。

本以为这会是场轻松的旅途,但经历了接下来的一切之后,我才知道我错了。

一、骑蝶翁

骑蝶翁的事是我祖上的真实事件,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。

我家祖上居于寿县三角寺,太姥爷是地方的把总,芝麻大点儿的武官。

后来清朝鼎革,太姥爷在家里呆着,赁房租地维系一家人生计,用现在的史学观看应该算地主阶级。太姥爷去世于解放初,停棺三日的时候,家里亲眷突然发现棺材的底部在滴水,而且渗透量还比较大,并且棺里散发出一股腐臭味。

按常理来说,死后三日尸体就腐烂很不科学,当时也把家人吓坏了。有大胆的掀开棺盖看了下,太姥爷的尸体正在快速腐烂,皮肉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塌陷下去。

这件怪事家里人当时决定不声张,多烧点香纸掩盖一下尸臭味,不管怎么说,正常的下葬程序还是要走的,毕竟死者为大。

结果第三日的早晨,突然有人发现,在棺材板上停着一只很大很大的灰蛾子,发现者当即尖叫一声,尖叫的原因不是因为它很大,而是因为它背上有个东西!

灰蛾子的背上,骑着一个穿着灰在长袍的小人,凑近一看,和太姥爷的身形相貌一模一样。

这下再也掩饰不住了,消息很快传遍四邻,还惊动了省城的记者,把这件事当作不解之谜来报道。结果停棺三日变成了停棺七日,那只神奇,或者说诡异的蛾子一直停在那里,一动不动,也没人去碰它,第七天它才飘然飞去。据当时抬棺的人说,棺材轻得好像没装人似的。

很长一段时间里,这件事在当地被传得神乎其神,而我在重新整理这些故事的时候顺便查了些资料,如果非要给这件事归类的话,大概就是“尸解仙”了!

古书上说尸解是“解化托象,蛇蜕蝉飞”,是肉身得道的一种法门,民间传说尸解之后往往幻化成飞虫蛇蚁,最出名的例子就是梁祝。

后来我向姥爷深究这件事的缘由。“可能和龙楼有关系吧。”姥爷杂七杂八说完很多往事之后,突然道。

“龙楼?那是什么?”

于是他给我说起龙楼的故事。

二、蟹先生

龙楼在我们老家附近的深山里,这座山是大别山的支脉,山里有条河,在某处正好打个弯,那座旧楼就建在这个弯里,原来的名字已经不知道了,当地人称它为龙楼。

当然,它早已不复存在了。

太姥爷是穷苦人家出身,小时候被卖到当地陆员外家里做童仆。陆家是当地大户,也许越是有钱人便越是想永享富贵,当时的陆员外便想延年益寿,甚至长生不老。

偏偏这时候,蟹先生到了他家里。蟹先生是个卦师,之所以被这么叫是因为他的手是一对怪异的蟹爪!

蟹先生年轻时因为算错卦惹怒了某个盐帮大佬,被剁掉了双手。后来蟹先生遇到了一个精研外科术的郎中。于是奇迹发生了!那个郎中从他小臂中间纵向切开,把桡骨和尺骨分开,小臂的肌肉分成两部分,连到桡骨和尺骨上。

几个月之后,两根骨头上都长了肉和皮肤,也可以自如地开合,虽不如五指方便。但夹轻点的东西也挺好使的……我听着姥爷的描述,在脑子里想到这对蟹爪,就感觉浑身战栗。

当时陆员外初次见他,看见这埘开合自如的蟹爪,就立即以江湖异人待之,探问长生之术。

蟹先生说若想长生,可迁葬父母,可陆员外的父母早年闹长毛的时候客死在异乡,根本就没找到尸骨。

蟹先生用那对蟹爪挠了半天头,说:“要不我去山里走一遭看看吧。”次日,蟹先生搭上布包上了附近的荒山,当天晚上同来,他很兴奋地对陆员外说:“有门,只要在这个地方建座楼,没准真能长生不老。”

蟹先生把陆员外带到那个河水打弯的地方,用手比划着说:“风水学里把水当成青龙,山当成白虎,‘山环水抱’即是‘左青龙右白虎’。但这里不一样。你看这山峦像一只只猛虎,中间这河就像一条龙,一条被众虎围斗的孤龙。”

陆员外被他一指点也看出些门道:“那岂不是块恶地?”

蟹先生说,这条龙被斗急了,只有一条去路,那就是上天!这在风水里叫“困龙局”,不宜建阳宅,也不宜建阴宅,只合适干一件事情——造承露台!

相传汉武帝追求长生,造铜仙承露台,每天接露水和着玉屑服下去。当然了,用现在观点看就是在作死。蟹先生说这是天赐良机,造承露台每天接露水喝下,就能延年益寿,若再广结善缘,长生不老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