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字1号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鬼故事

1、夜半歌声

“咚咚咚”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沙恺。打开门,黑色夜幕下那人的眼睛像鹰一样,深更半夜的鸭舌帽还压得很低,背后背着杆猎枪。长白山区常有好猎者,但孤身一人、没有猎狗的好猎者倒不多见。“我要一间最好的房子。”男人说。

沙恺的好客来旅店开在山区道口,在夏季旅游旺季生意火爆。现在因进入冬季,生意已很淡了,这个男人是他今天唯一的客人。

梅梅裹着袖笼来给客人开房门,开的是最好的天字1号房。登记的时候,客人没带身份证,他说他叫苏云龙。

借着灯光,沙恺看到苏云龙眉清目秀、身材硕长。“如果他是个女孩的话,一定是个美人胚子。”梅梅笑着跟沙恺嘀咕。沙恺也是这样感觉,但苏云龙明显是男人,他有喉结。

夜又宁静下来,梅梅缩进沙恺被窝,但谁也没有动弹。自从小惠失踪后,他们已经很久没欢爱了,而且梅梅已有了身孕。

小惠,是沙恺结婚7年的妻子,梅梅是她的表妹。在这人烟稀少的小镇,沙恺享受着夫双妻的日子,因为两个女人都穷得不得了,没有谋生的本事,只能依靠男人。但是一个月前,小惠失踪了,谁也不知她去了哪里。

“夜来香,我为你歌唱,夜来香,我为你思量……”夜空中突然传来五音不全的歌声,很是折磨人的耳朵,是从天字1号房传出来的。

“是小惠的歌声?”梅梅惊愕地说。沙恺爬起来,披上衣服趴到窗户上偷看。苏云龙没有拉窗帘,在微弱的灯光下,他正投入地对墙吟唱。世间能唱女声的男人很多,例如李玉刚等人,但这歌声分明是小惠的。

沙恺寒着脊梁回到原来的被窝,喃喃自语:“小惠是从来不唱歌的,我们结婚时亲朋逼她唱,她都不唱……”

梅梅安慰他:“没准是放的歌碟呢,声音正好和小惠相似。”

沙恺不信。哪有音乐制作商会选上这么五音不全的歌手呢?而且刚才分明看到是苏云龙在自吟自唱。

2、深不见底

第二天,下起了小雪。借着给房客加火,沙恺提着煤走进天字1号房。苏云龙鹰一般的眼睛审视一下他,没有吭气。

“昨天晚上我听到你在唱歌,还是女人的调子呢,你真行。”沙恺边添煤边说。“我没唱歌啊。”苏云龙闷声闷气地说。“你分明唱了,我隔着窗户看得很清楚。”沙恺说。苏云龙沉吟一下,迟疑地说:“其实我有梦游的毛病,梦游时做的事情连我自己也不清楚。”

可为什么偏偏会梦游唱出小惠的声音呢?连苏云龙自己都不知道,沙恺当然更不知道了。“没准是小惠姐死在外面,她的魂附在了这个男人身上。都失踪一个月了,如果活着也该有个消息了。”梅梅说。

“胡说八道,小惠才不会死,她会长命百岁。”沙恺怒喝梅梅,不过既然失踪一个月没有消息,按常理也该报警了。

警察来了,询问了下小惠失踪时的情形:小惠离开前和沙恺大吵了一架,一个屋檐下一个男人两个老婆,能不吵吗?虽然姐妹俩都是靠沙恺过活,但男人妻妾成群的生活早已成为过去。小惠忿然离开旅店,然后就再没回来。

小惠如果走进长白山腹地,或许会迷路走失,或许会遇到人贩子,或许真的不想回来了,什么可能都有。一个大活人突然没了,是得给个说法。

警察离开的时候,苏云龙站在天字1号客房门口,眼神更像鹰了。沙恺感觉苏云龙简直是个深不见底的谜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