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煞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鬼故事

冯纪海慢慢抬起头来,他看见这房间虽然黑暗,但却像一座迷幻世界。这房间的四壁上、天花板上,都生长着这种小小的玫瑰!

冯纪海被眼前的一切弄呆了。

“你看见我的孩子了吗?”冯纪海一下子从迷幻中回到了现实。

“你看见我的孩子了吗?”小艺的声音里,还带着一些阴森的笑意。冯纪海忍不住转过脸去,他看见小艺正坐在沙发的一角上,整张脸惨白惨白的。

小艺像个死人一般,没有看冯纪海,而是直直地盯着墙角,脸上带诡异的微笑。

可墙角却什么都没有。

“她生气了,她说她没有玩具,”小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走到墙角边,用手在空中摸了一下,似乎在抚摸着谁的脸,“我得给她买玩具去,她说她想要只可爱的熊宝宝。”

小艺没有看冯纪海一眼,顾自走了出去。

冯纪海正准备走出小房间,他眼角的余光,忽然看见墙角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女孩。小女孩眼睛大大的,扎着两个小辫子,很有些像小艺的模样,而她那双大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冯纪海。

冯纪海感觉到了强烈的恐惧,他冲出门去,飞奔到楼下,坐进车里的时候他浑身还在抖个不停。他驾着车飞快地冲出车库,冲上了大街,向母亲那里逃去。

刘倩有些烦躁,冯纪海一直没有来,而好几天过去了,马文景也没有消息。

刘倩换了套衣服,这是一套看上去比较保守的衣服,有些像职业女性。

刘倩穿过半个城市,来到城市效区的某条小街。

这里都是老式的旧平房,而在其中还搭建着许多半歪半倒的小房子,有些甚至只是用一些塑料篷布或者石棉瓦胡乱搭成的帐篷。

刘倩在那附近买了一大包水果,还有许多的零食。

巷子七拐八弯,但刘倩却对这里很熟悉。转过好几道巷子后,刘倩在其中一户的门前停了下来。门并没有完全关上,留了一条缝。

门里坐着一个人,那是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男人,脸白净净的,帅气又阳光。但他却坐在一张木椅里,只是这种木椅看上去像是小孩坐的那种,四周全都围起来的,上面还放着两颖糖,几个塑料玩具,只是,上面已经黑乎乎了。

刘倍忽然有些心酸,她轻轻喊了一声:“健翔。”

“咦,你来了!”那人抬起头来,似乎才发现站在门口的刘倩,他露出欣喜的表情,看了刘倩一下,又把眼睛转到了刘倩手中拎着的东西上,“妈妈上班了,让我数门外经过的人,数到10个,就可以吃一颗糖……可是,10个那么多啊,我半天也没数到……”

刘倩的眼睛在瞬间湿润了,这个男人是她的初恋,可他现在却只有五六岁孩子的智商。

刘倩和这个叫陈健翔的男人,度过了她最美好、也是最不能忘记的那几年时光。

高中时的刘倩,在别人的眼里是个坏女孩,刘倩的两个哥哥是附近有名的混混。

那一年她刚上高中时,一天,老师正在上课,刘倩猛然站了起来,狠狠甩了同桌男生一个耳光,然后又拿起桌子上的书,用力向同桌男生的头上砸下去。上课的老师因为愤怒,罚刘倩站到教室外,谁知道刘倩出了教室后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学校。那天放学后,刘倩的两个哥哥,堵在学校门外,把刘倩同桌的那个男生打得鼻青脸肿。

从那时起,全校都知道刘倩是个女混混,后来刘倩在学校数次打过男生。

陈健翔和刘倩,却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
他是班长,学习成绩非常好,在学校的球场上,瘦高的陈健翔就是一道活动的风景,吸引着学校里无数女生的眼光。

陈健翔是女生心目中暗恋的王子。

刘倩和陈健翔就像两条平行线,几乎没有交错的时候。

只是偶然有一次,那是高三的时候,陈健翔的父亲忽然过世了。那天下午放学后,刘倩在操场上玩到天快黑了,才想起来去教室里拿书包回家。那天在光线昏暗的教室中,刘倩看见陈健翔独自坐在教室后面哭泣。

刘倩把口袋里那半包揉皱了的纸巾扔给陈健翔:“世界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情。”

高三毕业,陈健翔考上了另外一座城市的某名牌大学,而刘倩也不出意外地什么也没有考上。

毕业聚会的时候,陈健翔忽然找到刘倩,他问刘倩:“如果有可能,你愿不愿意等四年,等我大学毕业回来?”

那一刻,刘倩惊呆了。

那之后,刘倩觉得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因为最不可能发生事情,在她和陈健翔之间发生了。

陈健翔是刘倩的初恋,而和陈健翔恋爱的那段时间,刘倩开始了不同于以往的生活,她甚至找了一份在超市打工的工作。

那段时间是刘倩这一生中,最幸福的时光。

马文景在小区附近躲了好几天了,他所要做的,只要等一次机会,一次只有小艺自己在家的机会。

马文景要做的,就是偷拍下小艺的裸照,然后找个网吧,把照片发到网上。只要小艺的照片发到了网上,冯纪海一定会和小艺闹起来,刘倩就有机可乘了。

那天中午,马文景正在小区里转悠着,就看见一个女人从楼上走了下来,那女人的模样有些怪,长得还挺漂亮的,可是脸色苍白得吓人,马文景没有见过小艺,他并不知道那就是小艺。

女人刚走过去没一会,马文景就看见冯纪海从楼上冲了下来。

这也许正是一个最好的机会,马文景闪进楼内,为了不被电梯里的摄像机拍到,他选择爬上了顶楼。

奇怪的是,马文景看见冯家的大门敞开着,似乎在迎接他似的。外面的阳光很好,但冯家的房屋里面,却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。于是马文景蹑手蹑脚地进去查看了一下.他发现冯家居然没有人!

这屋子里有些阴湿,空气中飘着香味,还有一些细细的粉尘,香味和粉尘好像都是从那个小房间里飘出来的。

整个小房间的窗户,被严严地封闭着,一丝光线也漏不进来。玻璃瓶呈是什么?门口的马文景有些好奇,他向前走了几步,拿起玻璃瓶,对着门口透进来的光看了一眼,这一看之下,马文景吓得手一抖,玻璃瓶落到了地上。

玻璃瓶的瓶壁上,长满了米粒大小的花,那些花好像是玫瑰,开得艳丽无比。

马文景感觉到小房间的空气中飘着浓重的霉味,他后退了一步,撞到墙上,似乎有什么东西刺到了他的后背。马文景转过脸,他看见墙壁上长满了那种米粒大小的玫瑰,有的刚长出来,有的已经盛开,还有的刚刚长出花营。

马文景倒退着离开小房间,他几乎都想立即逃离这个怪异的地方,就在马文景犹豫着的时候,有人来了。

马文景立即躲进厨房边的那个房间里,那是一间杂物房,门刚好斜对着客厅。

刚刚藏好,马文景就看见一个老太太走了进来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