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夜一个鬼故事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鬼故事

特别来宾 路边摊/文

结束完今天的录像,我感觉很不爽。今天坐我右手边的特别来宾,那个电视台不知道从哪里请来的灵学人士,录像过程中从头到尾都在偷偷地瞪我。可是我一转头去看他,他又马上摆出一副虚伪的笑脸。妈的,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瞪我吗?以为瞬间变脸就没事了吗?

虽然我知道像他这种人为什么会讨厌我所主持的这种节目……这是一个专门揭穿各种灵异照片、影片的节目。

节目主打就是:世界上真的有鬼吗?对他这种灵学专家而言,完全否认鬼魂这种东西的存在,就等于否认了他的学识,也怪不得他会瞪我。

收视率不错,这就跟魔术一样,有人喜欢看魔术表演。却有更多人喜欢看魔术被揭穿。我回到休息室内,准备换衣服下班,这时一个工作人员敲门进入我的房间。

“什么事?”我一边解开领带一边问。

工作人员的脸色极是难看:“江大哥……刚刚直播的节目播出后,观众的电话就一直打进来。”

“他们说什么?这集的内容不好吗?”

“不……他们都问:为什么坐你右边的那个特别来宾都不说话,而且你也没介绍他,他整集节目就一直瞪着你……”

我皱了一下眉头:“是那个灵学家?我知道他在瞪我,不过我有介绍他呀,他也有发表意见了不是吗?”

“不,我检查过播出的影像后……”工作人员满脸死灰,“在你跟他的中间还坐着一个人……”。

窥视 Nate/文

我可以任意地窥视任何地方!只要闭上眼睛就行。起初,刚发现这一能力的时候,我四处乱看,同学家中、女生洗澡。

看看我不在家时家里的人都在干吗?看看每天经过的店家今天客人多不多?看看几周前去过的海边今天又有多少游客?

可是最近这项能力越来越弱了,我要花很大的功夫,才能将“视角”由一个地方移到另外一个地方,我想再过不久,我只能将“镜头”维持在同一个焦点吧……所以,我选择了暗恋很久的惠珊,一直凝视着她,这让我觉得心情放松。每次当她入浴洗澡时,我总是兴奋不已,但这也是现在我那么痛苦困扰的原因,当惠珊的棺材入土之后,我的噩梦总在闭上眼晴后清晰地展开,我可以看见她今天又比昨天腐烂了一点,浓浓的尸水从脸上的窟窿流出,一幕幕骇人的景象,直让我作呕不已。

当然……我想同样暗恋惠珊的那位隔壁班的大山,自从上次他到处炫耀自己能闻到任何地方的味道之后,我就知道他最近请假没来是为什么了。

同床病人 路边摊/文

跟许多医院一样,这家医院也没有四楼,而是直接跳到了五楼。幸好我住的是三楼,在病房里还不至于会有那种心里发毛的感觉。

我住的是双人房,但另一个床位却是空的,就像是一间宽敞的单人房。

把东西衣物都安置好后,我先是躺在床上让护士打点滴,护士离去后,我百般无聊地看着点滴一滴滴地滴落,直到感觉眼睛发麻后,我起身翻查床头柜的抽屉,看看之前的住院病患有没有留下些什么。

但我只在第一层的抽屉里发现一本标示着住院注意事项的手册,其他抽屉里什么也没有。

我在床上做好,翻阅起那本住院手册,无聊地开始一一比对各病房的差异:“好啊,其他病房还有电视冰箱……”

翻查了几页后,我注意到其中一件事项被红笔圈了起来,似乎极为重要。我看了一下,那事项只是写着:“本院门禁为十点,探视的家属及朋友请于十点前离院,并请病人于十二点前就寝。”

这没什么吧,病人本来就是该早点睡觉的。我往后翻了一页,发现还有一个事项是被红笔所圈起来的,这个注意事项就比较奇怪一点:“十二点过后若同病床的病人按下紧急呼叫铃,请勿慌张。”

搞什么?打错字了?应该是把“同病房”打成“同病床”了吧,我猜。再怎么挤也不可能两个人挤同一张床吧。我阖上手册,从包包里拿出自己带的书看了起来。

晚上十点,护士帮我将点滴拿下来,给了我晚上要服用的药,并且吩咐我晚上早点睡后便离开了病房。但可能是因为我平常生活就日夜颠倒的关系,我在床上折腾到了十二点多仍没有睡意,于是只好打开床头灯继续看书。

等到眼睛有了倦意,我才将书收起来并要关上床头灯,但当我的手压在床头灯开关上正要按下时,我看到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。如果我快个一两秒关掉床头灯,我可能就看不到这一幕,但我偏偏看到了,一只苍白的手从床底下伸出来,按下了床头的紧急呼叫铃,跟我按在床头灯开关上的首仅仅只有几厘米的差距。

那只苍白的手缩回床底下去后,我不知道该关床头灯或不该关。原来这就是那条注意事项的意思,床底下还有另一个病人。这下我不敢关掉床头灯了,我需要亮光来遮盖我的恐惧。等一下护士会来吗?来了之后又会怎么样?

我紧盯着病房的门缝,我可以看到走廊上的灯光钻过门缝透了一点进来,如果护士会来,那么门缝下会先闪过她的影子才对。但是没有,门缝下还未出现任何影子,门就无预警地打开了,一个护士推着推车走了进来,并反手将病房门关上。

这个护士也不是人!这个护士戴着一副密不透风的口罩、穿着全白的制服,但是款式跟我印象中这家医院的护士制服并不一样。她推着推车走到床边讲了几句话,而床底下也有一些声音发了出来,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那似乎是一种以低沉的呢喃所构成的语言。

那个护士突然发出一个尖啸的声音,并且瞪着我,我被她给吓倒了,但我接着注意到她是在瞪着我的手,会意过来她是要我把床头灯给关掉。

别急别急,注意事项里有写,不要慌张,照做就是了。我关上了床头灯,但我眼睛并未闭上。

在黑暗中,我看到有一个人从床底下钻了出来,护士从推车上拿了一些工具,开始在那个人的身上东划西剖……

原来每张病床都有两个病人,一个在床上,一个在床下……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