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年何首乌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鬼故事

村子西边有座不大的道观,常年住着一位道长,村里的老杨头经常来找道长下棋。老杨头是个闲人,儿女事业有成,儿子大宝开着一家小企业,生意很好,每天进账大把大把的钞票。

这天,老杨头又来找道长,不是为了下棋,而是来请道长去自己家里看一口水缸。道长一愣,自己是个出家人,虽然也顺便看事、算卦,可又不是收古董的,这老杨头请我看水缸干什么?

道长和老杨头交情不错,不好推迟,就跟随他来到家里。天有点热,就在院子里的枣树下面两人坐下来。老杨头乐呵呵的指着院子里的水缸说:“就是这口缸,请道长你给长长眼。”

这就是一口普通的水缸,给人家都嫌扛着沉。放在院子里就是为了晒水,或者洗衣服,或者洗澡,有的人家会栽两颗荷花,或者养两条鱼。

老杨头陪着道长围着水缸转了一圈,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。又回到枣树下坐下,老杨头说:“在这口缸里,有东西。能看到缸里的水面上有枣树的倒影,问题是枣树倒影上面还有两个光屁股的孩子,在树上面玩耍。可再抬头看枣树,根本就没有孩子。”

“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道长问老杨头。

事情是这样的,昨天晚上老杨头和老伴刚睡下,忽听院中似乎隐隐约约有小孩的嬉闹声。老两口都觉得很诧异,于是便打开房门出外查看。月色很亮,将院子照的雪亮,院中空无一人,而嬉笑声也转瞬即失。没听错啊!刚才这声音却是真真切切。说没听错吧!这院中却什么人都没有。老两口四处查看一番后,也发现什么异常,只好满腹狐疑的回到屋里。

不料过了不一会儿,院中再次传来小孩的嬉笑声,这次的声音和刚才所听见的仍然一样。俩人停下手中的活支起耳朵听了半响,确定无疑后,老两口再次起身将房门打开,没想到这次居然和刚才一样,一出去院中就寂然无声了,左右四顾一番仍是不见半个人影。俩人觉得更加奇怪,心中也不明所以,只好又回到屋里关上房门。可是过了不多一会,门外又传来孩童的声音。后来老两口索性不出去了,爱怎么怎么吧!

老杨头有起早的习惯,第二天一大早,老杨头到水缸里打水准备洗脸,就见枣树的倒影映在水缸里,树上两个赤身裸体的幼童正在树上嬉戏。这两个孩子身长不满一尺,其中一个头上还扎着小辫,看样子似乎是一男一女。

老杨头讶异着抬头看看枣树,却看不到枣树上有孩子!脸也顾不得洗了,跑回屋跟老伴说。

老伴听了也是惊诧不已,说:“我看这恐怕是什么妖孽的子孙吧,要不你就去请道长过来看看。”就这样请来了道长。

“若是此物是妖,你们定然不能安居,不过,以我看来这些幼童恐是某种精类。若是能够抓到将它蒸了吃掉,则可以益寿延年。即使卖了,也能抵上个金娃娃的价钱……”道长说。

此时老杨头的老伴走了过来,一听便笑道:“它们一听见人声就跑的无影无踪了,怎么可能抓得住呢?”

道长又道:“这也不是什么难事,稻米是天地正气所结,能压宝藏。若能将米扔在它们身上,它们就跑不掉了。”

老杨头听完了道长的话,摇摇头说:“试想这娃娃能修成灵性,也不是一年半载。我怎能为了一己私利,为了自己的延年益寿,坏了他们的道行。俗话说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这拾着刨着的虽然卖了换做钱财,可这来的不费力的钱财,必定去的容易,说不定还会养一个败家子出来啊!”

老伴疑惑的看着老杨头,甚至于怀疑他的脑袋是不是让驴踢了。好事就在眼前,这老杨头居然不动心,虽然跟了他一辈子,却还是不了解他的为人。

道长则让老杨头说的话弄的一愣一愣的,虽然自己是个出家人,看透了人心不古。可还真没有见那个人能从里面跳出来呢!

于是向老杨头拱手说:没想到杨兄竟然这样看得开,脱得俗,着实让在下惭愧。“

老杨头感叹说:”道长过奖了!是老了经历的事多罢了!“

这天过去后,老杨头发现屋前的墙角处,长出两棵他从来没见过的植物,两口子看着喜欢,舍不得拔掉,还经常给它浇浇水。

那日道长到老杨头家,一眼认出这是两棵何首乌,于是和老杨头说:这是两棵千年何首乌,已有灵性、道行,这是看中了你的人品才从别的地方迁过来的。即使每天闻着他的气息,也能强筋壮骨。

果然,从此后老杨头两口子身体都健健康康、硬硬朗朗的,无病无灾。

注:何首乌,又名能嗣,药中仙品。多产于深山之中,也偶有产于城市,若其根成人形,则是得人之精气的原因。然而具人形的必然通灵,所以一般人不能得到,这也是古来相传已久的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