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宅惊魂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鬼故事

清末民初,天津发生了一起重大诈骗案。案情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,为当时市民听所未听、闻所未闻。事件发生百余年,从长辈们讲述的故事中整理碎片撰写成文,借古以鉴今。如今太平盛世,社会和谐,如此旷古奇案固然不会再度发生,但综观现今社会之复杂,人世百态之错综,仍不失为一“警世醒言”,下面听我慢慢讲来。

【一】

故事发生在天津新货场(现西货场),我爸爸曾经在那里扛过大个儿(扛大个儿——装卸)。有一年初冬来了一个年轻小伙子,身强力壮,魁梧高大,年龄约莫二十来岁,长的眉清目秀,斯文谦逊,不像一个卖苦力的。那里的人每天进进出出来来往往,谁也不大关心每天都来了谁走了谁。这小伙子来了个巴星期,突然来了一位老太太,年龄不过五十岁,十分富态,由一个小闺女搀扶着,约莫十三四岁,清秀俊丽,丫环模样,后面跟着一个中年男子,四十多岁,像是一个大户人家的管家。来到卸货现场,见了那个小伙子老太太一把拉住,放声大哭:

“我的儿呀!你怎么跑到这来啦?这里是你呆的地方吗?两个月啊,可把老娘想坏啦……”

“等等,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……”小伙子被弄得丈二金刚——摸不着头脑。

工人们放下手上的活,一下子围过来,大家都觉得非常稀奇,只见那老太太越发来劲儿,索性拉住小伙子哭天抢地:

“我的儿呀,可把老娘心疼死了,衣服穿得这么薄,就不怕冻着?家里好吃好喝好代偿,你怎么就忍心把老娘丢下呀……”

听老娘哭得伤心,有人上前说话了,他把小伙子一扒:

“小伙子,说说是怎么回事?”

小伙子说:“你去问她吧,我根本没有这么个老娘,我娘在乡下种田。”

老太太急了,拉着小伙子又是哭又是踹,一只手攥起拳头乱捶他的肩膀:

“你这个挨千刀的,就这么狠心?连老娘都不认啦?我一把屎一把尿的容易吗?把你拉扯到这么大,说走就走?你丢下老娘不管不要紧,家里还有两房太太和那么大一片家产我都交给谁去……”

小伙子也急了,拉开老太太的手:

“老太太,您认错人了。”

“你胡说,自己的儿子能认错吗?大家都说说,天下哪有这个理儿呀!”

“说得也是……”有人搭茬。小伙子继续说:

“老太太,您一口一个老娘,我身上有什么记号?”

“你把裤子脱了,看我说的对不对?”

“您老说出来我就脱。”

又有人拦了:“别价您啦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再说还有一个小闺女。”

一听说“小闺女”,那个丫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手扶地哭得非常伤心:

“大少爷啊,您饶了我吧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把大奶奶的事情告诉您……”

“这就更没边没沿了,”小伙子说,“我管她大奶奶什么事,反正没我的事。”

那个管家上前了:“大少爷,话可不能这么说,您走了一个人轻松,全家人的日子可怎么过啊?两个月来快翻天了,好不容易找到您,您说老太太还会放手吗?”

“你们这都是认错人了……”

“俗语说,家丑不可外扬,大少爷,您说说咱家里的事能在这里抖落出来吗?”

大伙一听也对,认错人也没有这么错的,一个人错两个人错,三个人未必都忍错?再说又是来找儿子的。这真叫清官难断家务事,有话还是让他们自个儿回去慢慢说吧,免得耽搁大伙的工夫。于是又有人说话了:

“小伙子,依我说你还是先回去,把话说清楚了再回来。”

小伙子一听更急了,一跺脚差点没踩着那个小闺女,那小闺女还在地上跪着呢:“我不去!”

小闺女匍匐于地哀求道:“大少爷,您要是不回去在大奶奶面前我就活不出来了,求您可怜可怜我,救救我这条小命吧……”

小伙子看这小闺女怪可怜的,加上大伙一劝,心动了。心想这才叫秀才遇上兵——有理说不清。去就去吧,探个究竟也好。岂知这么一“探”不要紧,故事里又套出了许多故事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